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幸运彩票网站 > 言论自由 > 正文

自由共和國》林保華/我有沒有被統戰? - 自由電子報 自由評論網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8-02-06
【幸运彩票】

林保華/資深時事評論員

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日前在報章發表《我是否已被統戰了?》的文章,回憶一九八六年在基本法諮詢委員會中他是如何墜入中共的統戰陷阱。那時他被北京聘請為基本法諮詢委員,但是不了解中共的統戰語言與方式,也因孤掌難鳴無法發揮作用,結果只是充當政治花瓶而已,他與司徒華在六四後都退出這個機構。

有這樣的反省來教育後人很好,可惜沒有聯繫當前中共如何統戰民主黨與泛民的,這才是現實必須去應對的。中國為了打擊港獨,正在大肆統戰香港泛民,不惜解除他們某些人的入境黑名單。有的人入境中國後還po出照片而自鳴得意,令人痛心。

台灣、香港都把統戰簡化為「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即使自己被統戰了,也還是次要敵人;在主要敵人被消滅後,次要敵人就上升為主要敵人。然而即使這樣淺顯的道理,這些「次要敵人」不但笨到不懂,甚至還幫助共產黨打擊主要敵人,就是香港的本土派。這不是做幫凶嗎?中國國民黨在台灣也扮演這種角色,完全忘記他們作為中共主要敵人時是如何被屠宰的。

《自由時報》最近報導:國安情資顯示,中國鎖定我十大目標團體與族群,包括基層村里、青年、學生、中配、原住民、親中政黨與政治團體、宗教宮廟、同鄉宗親、農漁會、退將等,藉此從事對台工作。

由於涵蓋面很廣,因此我們每個人都可能有被統戰的機會。面對中共統戰,不外幾種態度:一,拒絕來往;二,受寵若驚;三,與之周旋,為台灣爭取最大利益。最無恥的是第二種人,最難做的是第三種人,因為要做到原則與靈活的結合、堅持與妥協的結合,不小心就是兩面不討好;然而當政者與有社會影響力的公眾人士往往要扮演這種角色。扮演第三種角色者,頭腦必須十分清醒才不會犯錯,尤其對統戰要有深刻的認識。

比較完整的統戰內涵應該是「利用矛盾、爭取多數、反對少數、各個擊破」。最關鍵就是「利用矛盾,各個擊破」。而所謂矛盾,除了群體內部的矛盾,還有個人人性中善與惡、軟弱與堅強的矛盾等等。

因此當群體內部有矛盾時,中共黑手就會伸進來,拉攏一部分人,打擊一部分人;為此會用激進的口號,也會擺出偽善的面目。我們強調台灣內部的團結,就是避免被各個擊破,這是原則問題。中共即使利用群體內部的矛盾,也是通過群體中的個人進行。所以中共對統戰對象中的個人資訊進行詳細的分析,對膽小的進行恐嚇;恐嚇無效的就找其弱點,例如金錢、女色、榮譽等等,其中對老而不甘寂寞者的利用最為拿手,把他們當玩偶擺弄。

中共的統戰有明確的,例如邀請參加某些活動;也有暗地進行的,例如多年不見的老友突然來訪,議題涉及對岸的某些事情,可能就是統戰「打進去」與「拉出來」的開始。

尤其需要台灣人警覺的是,統戰工作中有一部分是情蒐工作,也就是透過接觸蒐集情資,因此如果缺乏心防,問者有心,答者無意,就很可能在接觸的閒談中不小心被對方蒐集到他們所需要的情資。如果因為被統戰而受寵若驚,很自然會盡其所知,告知對方以討好,自覺或不自覺地淪為間諜或線人。一九五○年代初期香港《大公報》發行人周瑜瑞本來是高級統戰對象,被騙回中國說他是英國間諜進行審查多年,在答應成為共諜以後才放他回香港,後來他逃到英國,寫了《徬徨與抉擇》詳述經過。

以北京的中國社會科學院來說,明的是學術機構,實際上也做情蒐工作,那裡就有我的個人檔案;公安部、國安部、中聯辦、港澳辦、國台辦都有我的檔案不出奇,社科院也有,我就有點意外。社科院常與台灣學者接觸,學者們應該明白這一點。

「統戰」被毛澤東列為革命的三大法寶之一。在國共鬥爭中,中共處於弱勢,是以虛偽的民主、平等理念來欺騙青年學生與知識份子,獲得巨大成功,一批國民黨高幹子女都墜入統戰陷阱,出賣父輩與國民黨,但是中共建國後他們許多都被清算而下場悲慘。現在中國崛起,統戰不需要理念,而是赤裸裸地利益收買,接受收買的也就成為無恥的玩物;如果因為價格談不攏還在待價而沽,更需要我們的警覺。

我所在的兩個小小團體都有人被統戰、被滲透,那麼執政黨與國家的重要部門就沒有嗎?最近美國爆發出來的CIA駐香港主任被收買,聯想到一九八六年被揭露在CIA潛伏近四十年的共諜金無怠,台灣面對國家認同的嚴重歧異,對反統、反諜更需十分用心。我們每個人要時時問自己:我有沒有被中共統戰?我應對得正確嗎?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ajaxfeedback.htm
栏目分类

凤凰彩票 联系QQ: 邮箱: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